性转是什么文明(2)

雨若青璃:

是之前那篇性转的同系列文,但没看过前文也不要紧。只要知道飞哥性转成飞姐就行了。有兴趣的点http://yuruoqingli.lofter.com/post/1d5ae504_10cfd155,或者直接进专栏找。

齐格飞视角。

个人爱好,文中使用齐格弗里德这个翻译。

想写正剧,又成了相声。

尼禄真的非常喜欢她叔父的红披风。

实力OOC和瞎扯。不要深究。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的性别变了,这种情况下有多少人能不慌不乱淡定如常?

反正齐格弗里德觉得自己做不到。

英灵不需要睡眠。对齐格弗里德而言,保持这种近似人类一样的行为有生前习惯带来的影响,但最主要的还是为了节约魔力,减少御主和迦勒底的负担。人理烧毁使得来自外界的补给——尤其是关键的能源补给——完全断绝。幸亏迦勒底有自己的一套完善的发电系统,否则别谈消除特异点,连最基础的灵子转移和英灵召唤都做不到。随着御主签约的英灵数量的增多,电力的消耗也越来越大。依靠御主和英灵们从特异点带回来的材料,爱迪生先生和特斯拉先生的16小时发电,以及这两人与达芬奇小姐和工作人员们对电力系统的努力优化改造还是有些勉强。一点也好,齐格弗里德希望能为御主分解担忧。那些节省下来的电力也可以用到更重要的地方,比如特异点的情报收集和强力英灵的召唤。不少英灵可能怀抱着和他相似的想法,电力不足的消息传开后,受御主之托有时会夜巡的齐格弗里德发现深夜在走廊上百无聊赖的晃荡的英灵明显减少了很多。

这样或许御主也能轻松一点。她承受的已经够多。将拯救整个世界的重担压在一个年仅十六尚未成年的少女身上实在是太过荒唐而又无可奈何的事。从冬木开始就一直陪伴在御主身边的齐格弗里德见证了少女的成长,伴随着汗水,不可避免的血与泪,以及悲伤、迷茫、痛苦。她在那条漫长而艰辛的路上拼命前行,面对着各种即便是从者们也从未见过甚至难以想象的险恶绝境。

但少女最令人惊叹不已的一点,就是她无论何时都不曾陷入过绝望。

确实是,如发色般温暖的,火焰一样的少女。

火焰总有燃烧殆尽最后熄灭的那天。但只要不断地添加薪柴,它就会一直燃烧下去。

迦勒底的众人多少都看到或是想到了这些,少女在战场之外被所有人或明或暗的关心着。被后人称为背叛魔女的魔术师悉心教导少女魔术技巧,满嘴嘲讽的作家悄悄为她书写故事,古老王者偶尔从王之财宝中拿出灵药通过千回百转的手段放到身心俱疲的少女的床头,红色弓兵在生活上无微不至的照顾,漆黑的复仇者默默保护着少女梦境让她能在梦中得到片刻安宁,医生细心为少女检查身心健康并在闲暇时刻邀她共进甜点,还有自称偶像的少女们倾情演唱的歌声——不,那个究竟是什么还很难说。

而不善言辞,难以用语言舒缓御主内心压力、除了屠龙之外一无是处的英灵齐格弗里德能为这样的御主做的,也只有献上忠诚、剑和此身,为她奋战至灵基崩毁的那一刻,尽己所能的给予御主一切她需要的。

——听从御主的所有命令,付出全部的努力帮助御主,并贯彻自身的正义直到最后。

——这,就是名为齐格弗里德的英灵再次降临于世之后,最大的、也是唯一的愿望。

所以,在确认不是幻觉也并非敌人的诡计,经历过最初的震惊、慌乱和不知所措之后,齐格弗里德抱着“如果昨晚是我夜巡醒着就好了”和“又要给御主添麻烦了真是抱歉”的想法,克服内心因为会被他人看到这副模样而产生的羞耻和畏缩感,决定前去拜访御主以便找到他性别改变的原因和解决问题的方法。

因为异变在房里耽搁了不少时间,已经错过早餐点了。这个时候御主应该在房间里为寻找给英灵们提高灵基的材料而做着战斗准备吧。齐格弗里德的房间属于离灵子转移地点最近的那一排,他自己要求的,方便战斗准备和出发,却和御主的房间有不短的距离。到达御主房间时御主不在或是已经离开迦勒底的话,就去拜访达芬奇小姐或是其他caster好了。

他做好打算和在路上被人注目的准备,将放在床头的巴尔蒙克放回背后背好,感觉两米多的大剑比往常更加宽长沉重,接着走到门前打开了房门。

不过该怎么说呢,感觉不是一般的微妙啊。

开门后惊讶的发现平常充满准备出战的英灵的走廊此时空无一人,用最快的速度穿过走廊,尽量从人少的小道向御主房间前进的齐格弗里德松了口气,对自己现在的身体发出如此感慨。

身高变低了,四肢变得纤细,声音由低沉转为清亮,五官则是柔和精致了不少,像是有画师用画笔在他脸上涂抹装饰,头发由原来的及腰变成与大腿根相齐,胸前多出的两块肉沉甸甸的。男性器官变为女性器官和外貌身材变动这件事齐格弗里德不是很在意,筋力、敏捷、耐久、魔力似乎都因为性别变化而有些许改变才是他关注的重点。现在的样子极大的影响到了战斗,本来除去战斗齐格弗里德就不能再在别的地方给御主帮上什么忙,突然变成女性身体带来的陌生感和对战斗的阻碍让他十分困扰。

还好御主今天没把我编入战斗部队。

齐格弗里德暗自庆幸没给御主带来更多麻烦,一时分心,脚一歪险些摔倒。

若非身经百战应付过各种突发情况,因为不适应这陌生的身体而在走路的时候摔倒在平地也不是没有可能。齐格弗里德在心里提醒自己,放慢速度稳步前行,御主的房间就在不远处,再往前向左拐个弯就到了。他疑惑着为何路上不见一个人影,感叹自己今日的幸运,转眼就看见一个红色的身影从左边的路口向自己走来。

他愣住了。龙血强化过后的身体视力比一般英灵更为出色。他清楚的看见前方那位英灵别具一格的服装和背后背着的红色长剑。那是罗马的皇帝尼禄。但又不是。因为尼禄是位身形娇小的女性,而眼前的人毫无疑问是个身材高大的男性。

他的内心浮现出一个很不妙的猜测。

难不成除了他之外还有别人也转变性别了?又或者这个人只是新召唤出来的英灵,和尼禄小姐只是一个来自这个世界一个来自另一个世界,就如那两位亚瑟王一般的关系?

红色的英灵看见他明显也愣了一下,突然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兴致满满的走到他面前,碧眼里闪烁着期待。

齐格弗里德的手指动了动,忍住拔出巴尔蒙克的冲动。红色英灵比他高出一个头,来势汹汹气场逼人,离他只有不到半米的距离,他下意识的有些排斥。

红色英灵仍然在期待的看着他。

齐格弗里德犹豫了一会,试探的问道:“……尼禄小姐?”他特地在小姐二字上加了重音。然后就看见红色英灵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点了点头。她的声音低沉浑厚了些,听起来与圆桌骑士的贝狄威尔有些相像:“没错,余正是罗马的皇帝尼禄。虽然性别因意外发生了变化,但从汝等的反应来看,余身为皇帝的威严和气势并没有因此发生任何改变。正可谓罗马天生的皇帝、拥有蔷薇般美貌的尼禄!唔呣,很好,汝的回答甚得余心!屠龙者齐格弗里德啊,之前没有看见你出现就在如此猜测,实际见到则远超余的期待!作为男性的你是位难得一见的兼具阳刚与忧郁的美男子,但女性的你更胜一筹的美丽!尤其是这令人怜爱的娇小身材,十分让人有抱在怀中,如呵护珍贵瓷器般爱惜的冲动!嗯?这疑惑的脸庞……余现在心情很好,不必担心冒犯,汝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吧!”

“谢谢你,尼禄……皇帝。我今早醒来,发现自己由男性变为女性。你的情况也与我相同吗?除我们之外,迦勒底是否还有别人发生了性别转变的情况?这是不是某位caster的魔术造成的后果?你来的方向是御主的房间,御主知道这件事了吗,她打算如何处理?”

选择性忽略尼禄所说的大量不知该如何回答的话语,齐格弗里德将自己的疑问全盘托出。可能是统领军队时养成的习惯,不说多余的话和一口气把所有该说的话说完。

齐格弗里德与尼禄相交不深,热情奔放的红色是对方留给他的第一印象,他并不知道对方具体性格如何,自然也不知道如何与对方相处。

突然提出这么多问题,是否有些失礼和过于急迫呢,他这么想,尤其对方还是一位皇帝。

所幸尼禄并未不耐,她沉思片刻,给了齐格弗里德答案。

“不必拘谨,称呼余为尼禄即可。余的情况与汝相似,皆是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的性别发生了变化。迦勒底与余和汝相似的大约还有十数人,御主和罗曼医生是其中唯二的人类。caster们都说这与他们没关系,不过莎士比亚看起来有些可疑。御主现在正处于混乱之中,那位清姬小姐对变成男性的御主紧追不舍,说着什么‘是我的爱的力量让安珍大人真正与我重逢’……唔呣,比、比对御主的爱的话,余也不会输的!变成男性后身高也有了变化,现在正是从叔父大人那里借来帅气的红色斗篷披上,成为比以往更加完美的尼禄,然后将御主救出夺取其心的大好时机!余正是因此才无视御主的求救和内心的痛苦回来的!没错!事不宜迟,屠龙者,余先走一步!”

话音刚落,尼禄就急急忙忙的走了,来去都如一团红色的旋风。齐格弗里德停留在原地,思考着当下的状况。

首先是不出预料的尼禄的回答。今早迦勒底走廊的空无一人总算有了解释,想必大家都去自身或解决御主的问题了。御主也变换性别这一点倒是齐格弗里德始料未及的,还有罗曼医生,这两人之间有什么共通处吗?自己和尼禄小姐同为saber又是不是巧合……刚才应该问的再细一点的。

不过大约可以排除这是敌人的阴谋了。假如真的不是迦勒底的caster们所为,那么一位能够找到因人理烧毁而游离于世界之外的迦勒底,突破设置的重重防线却只是让御主、罗曼医生和英灵们性别转变的魔术师,得是何等强大而恶趣味的无聊之人啊。至少根据齐格弗里德在伦敦的所见所闻,那位魔术王应该不是这样的人。

齐格弗里德沉思着,突然身后传来一阵仿佛奔跑的龙群般声势浩大的脚步声,还有一声凄厉的叫喊声。

“玛修——救命啊——”

御主?!尼禄小姐刚才说御主被清姬小姐纠缠,原来是这么紧急的事态吗?!

“哈哈哈哈哈我说立香你不如从了吧,反正现在你也不吃亏。对方可是个美人啊。”

“说什么呢库丘林?!不仅不帮我脱围还在一旁看热闹说风凉话你还有没有人性?自己就是个女难烂桃花遍地的家伙看别人倒霉倒挺起劲的?什么幸灾乐祸的心态?话说你刚才不是来帮我的吗?”

“看你小子现在的脸突然没心情了。怎么说呢,感觉你这么被追着狼狈逃窜的样子挺顺眼的。而且手有点痒,莫名想给你一枪。”

“我去性别歧视——?!什么人啊你是?!没有火上浇油的加入清姬来追杀我是不是该感谢你啊?!”

“我这可不是性别歧视!男人嘛,总要因为女人吃几个亏才能学会成长。不信你看年轻的我,毛都没长齐的傻样……”

“——作出了看似很有道理实则毫无用处的发言?!不仅没有悔改还大言不惭?!还顺手黑了年轻的、想要救我却被你们拦住的库夫林一把?!话说你还记不记得其实我是个女人啊?!!!”

“我看御主你现在气都不喘的样子不是还挺游刃有余的吗。现在你就是个男人,别在意这些细节!”

“你以为我变成现在这样是被谁逼的——?!但是男性的体力确实蛮好的……不对啊重点不是这个!谁来——救救我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与其向别人求救不如自己快跑啊立香。哼,身为女性的时候还是个勉强能入眼的杂种,现在光是看着你本王心里就有一股无名火。我不开王之财宝你就跪谢王恩吧,杂种。”

“啥你说啥?!这张脸招你惹你了?!至于这么对我?!开始还好好叫了名字为什么到后面又变成杂种了?!吉尔伽美什你还是不是……哦对你本来就不是人。”

“话是没错。但不想领略王之愤怒的话还是不要如此放肆的好哟?立香。”

“威胁我的时候又叫了我名字——?!”

“夫❤君❤大❤人❤,您这样无视我,清姬我在后面可是很伤心的哦——之后要好好的教❤训❤夫❤君❤大❤人❤才行呢——”

“救命啊啊啊啊————”

脚步声和对话声一同接近,从对话来看,英雄王和库丘林先生处于袖手旁观的状态,御主为了躲避清姬小姐四处奔逃。过往经验告诉齐格弗里德对话方式对现在的清姬小姐是没用的,最有效率的方法就是暂时以武力逼退清姬小姐,带走御主。齐格弗里德转身面对身后的走廊,握住背后的巴尔蒙克,估计了一下双方的武力差。

完全状态的清姬小姐对上不完全状态的齐格弗里德……有屠龙的克制应该没问题的吧……在御主经过的时候插入两人之间,用巴尔蒙克逼退清姬小姐,然后带御主离开。整个过程中最重要的是速度,一剑定胜负!

齐格弗里德拔出长剑,变成陌生的女性身体的不便现在就体现出来了。他调整握剑的方式,摆开架势,对准声音的方向,先试着挥舞了几下,简单确认手感和发力方式之后,开始凝神等待御主到来的那一刻。

离得越来越近了,御主已经看见了齐格弗里德持剑的身姿。

“齐格弗里德——?!!!你来真是太好了救我啊——!!!哎你也中招了?!呜啊你这衣服还真是……总之不论如何拜托你啦可靠的屠龙英雄——!!!!”

然而就在御主看见齐格弗里德,向他求救的那个瞬间,异变发生了。

从御主前方的、来自她房间的那个方向,突然出现了一道人影。

手持巨型长枪、由银、蓝、紫三色构成的女武神,布伦希尔德,突然出现在齐格弗里德身后。

要完。

御主如此直觉的感到,怀抱着所剩不多的良心,向屠龙者发出提醒:“齐格弗里德——背后——”

齐格弗里德警觉的回头。看见以前一直选择绕着走的布伦希尔德小姐正面色不善的手持长枪站在自己的身后。之前每次与布伦希尔德见面他都能感受到对方在自己全身上下徘徊的恍惚眼神,和一闪即逝的强烈杀意。考虑到自己和对方说不清道不明剪不断理还乱的渊源,不善言辞的屠龙者一般会选择视而不见。而现在看她的架势,一场厮杀十有八九无法避免。

但是太奇怪了,往常布伦希尔德小姐虽然会放杀气但不会这么露骨的一见面就要杀他甚至立刻开始凝聚魔力啊

可能性不高,但齐格弗里德还是开口试图以语言来缓解女武神身上爆发出的滔天杀意。至少让她等一会,眼下最重要的是将御主从清姬小姐手中解救出来。

“布伦希尔德小姐,可以拜托您先等我将御主救出后再与我战斗吗?御主正面临水深火热之境,我想……”

“为什么……真是令人困扰啊……”

“您说什么?”

“真是令人困扰啊……为什么你的身上…有齐格鲁德的气息……你也是……想接近我的他的人吗……还有这身衣服怎么这么……”

布伦希尔德握紧长枪,眉头紧锁,对准了他的喉咙。

不行,没办法了。只能一战。

齐格弗里德同样握紧巴尔蒙克,将长剑剑锋对准对面长枪枪尖。

非常抱歉,御主。请您再坚持一会……!

此时御主已经带着一堆人轰轰烈烈的跑过了他的身边,留下一句。

“加油齐格弗里德我在精神上支持你——!还有别带着布伦希尔德往这边跑——!”

“齐格弗里德?哦,是那个愚蠢的杂种啊。变成女性了吗……可惜。虽然是娇小的剑士,头发也是不错的苍金色,那愚蠢的坚持从另一个方面来看也不能说毫不动人,身材却过于丰满了。所以说saber为什么还不来啊——!!立香你这无可救药的杂种!!”

“怪我?真怪我?确定不是因为你在这她才不来的吗英雄王啊!!再说了你对saber Lily、saber alter和别的职介的亚瑟王们有什么不满——?!她们那么可爱!!”

“哇哦。男性的时候是微妙的色气,现在却能说是色情了吗。完美的凸显了胸部。很有内涵啊,这衣服。”

“什么内涵啊库丘林?!!对御主见死不救还发出近似性骚扰的言论信不信我令咒回复后要你表演凯尔特经典压轴节目‘Lancer又死啦——’啊?!啊年轻的库丘林我不是在说你……”

厨房。

独自一人隔离于喧嚣之外,忙活了半天的英灵卫宫:“外面也闹腾的太过了吧。话说怎么还没有人来吃饭……”

 

 

 

 

评论
热度 ( 213 )

© 折原甘乐 | Powered by LOFTER